登入微博客戶服務新浪網



何雨:從北京到紐約的做帽子的女孩的故事

2015-11-16 更新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導語:一針一線做出的100多頂手工古董帽,讓從北京到紐約的四川姑娘何雨找到了生命中真正的激情。那些如今散落在世界各個角落的帽子,每頂和它們的擁有者都有一個故事,“帽子成為我和自己重要的交流方式,也成為我和他人的聯係方式。”曾經的北大光華管理學院碩士、而今服務於世界頂級的佩斯畫廊佩斯的何雨說。

14476617020061.jpg

    秋天,在北京的一間茶室裏,見到從紐約歸來的何雨。她帶著親手做的15頂古董帽,回到這座曾經求學生活的城市,會朋友,聽故事。

    那十幾頂戴起來很容易被認為是“頭飾”的古董帽,看似隨意實則絲絲相扣地分布在由木瓶、枯枝、花朵和葉片點綴的素雅空間裏,帶著群青、曙紅、山青、鵝黃……這些美麗的中國傳統色彩暈開的手染元素,被漸次來看展的客人和朋友戴上發間,捧在手裏。而身材清瘦、眼神清亮的四川姑娘何雨,就那麼靜靜看著帽子和人組成的一幅幅畫麵,會心地笑。

    “不知不覺,做帽子已經一年有餘。開始做帽子,出於偶然,卻變成生命中最大的熱情之一。 從2014年1月至今,我已經做了一百二十多頂帽子,它們都散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每頂帽子和他們的擁有者都有一個故事,帽子成為我和自己重要的交流方式,也成為我和他人的聯係方式。”在這個帽子展覽的邀請函中,曾經的北大光華管理學院碩士、而今的世界頂級畫廊佩斯紐約的雇員何雨這麼寫道。

    這次在北京,帽子讓何雨見到了八年來一直惺惺相惜但從未見過麵的網上的朋友,還聯係上了自己曾經養過的五年已五年未見的貓。帽子給她帶來一段段奇妙的緣分,也讓她找到了生命中真正的激情。她說,“真的有可能有一天我不再做帽子了,因為人生不定,也說不清楚。但是有這些,因為它們串起的人和事,也許有一天無意中發現時,自己都覺得很感動。這是記錄最大的意義。

14476617037991.jpg

14476617053857.jpg

一針一線的手作實現

新浪女性:你是什麼時候、為什麼開始做帽子的?

何雨:2014年1月,我在(紐約)東村閑逛時偶遇一家手工帽子店,各式各樣的古董帽整齊地排放在木頭櫥櫃裏,好像從三十年代黑白默片裏走來。店主殷勤地來推銷,說每頂帽子都是純手工打造,冬季打五折,即便如此,最簡單的一頂價格也要三百美金。我摸摸羞澀的荷包,拿起一頂帽子仔細端詳,工藝並不複雜。忽然心生一念,幹嘛不自己試著做呢?    

當即去了另一家熟悉的小古董店,買下一頂二十年代流行的的簡易貝雷帽,又去買了麵紗和絲帶,回去看了一些視頻,開始自己動手。第一頂帽子完全是手縫的,有一圈白色蕾絲邊,和邊緣不整齊的黑紗。做工並不精細,但我非常開心,戴著得瑟了好幾天,決定叫它回聲古董帽(Chapeau Echo) 。Echo 是我的英文名,和雨回聲。    

發照片在微博上,立刻被在費城學藝術的文星看中了,留言說想要買,在自己的畢業展覽上 戴。由此跟文星結下了緣分,後來她專門來紐約,到我和朋友一起經營的公寓畫廊――否畫廊拜訪,還在否畫廊收藏了好幾件作品。文星搬回上海後我們也一直保持著聯係,她去紐約時一定會見麵,而且一醉方休,算是帽子帶來的第一段奇妙緣分。

新浪女性:這種看起來更像是頭飾的古董帽,是源於西方的社交禮儀嗎?

何雨:對。西方的這種帽子,中世紀就會有。比如我們現在見到的十八、十九世紀的寬簷帽,(那時)女士不戴帽子不戴手套就像不穿衣服一樣,尤其去婚禮,葬禮,教堂……到了差不多20世紀,開始流行比較小的宴會禮帽,像我現在做的,你去參加一個酒會、開幕式、畢業禮、爵士音樂的聚會……都可以戴著它。

新浪女性:100多頂帽子都是怎麼做出來的?會像設計師一樣事先畫圖嗎?

何雨:我不大願意稱自己帽子設計師,而更喜歡稱自己為帽子手作人。我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訓練,也沒有畫草圖的習慣。一針一線拿在手中,腦子裏便有圖像自然浮現,讓我把它實現。我喜愛做的過程,每一種材料都有自己的氣質,簡單的疊、折、縫、粘,便有萬千變化。我會滿世界找材料。紐約的 Garment District是材料的天堂,小小的五個時尚街區也有不同分工,布料集中在38、39街;緞帶和羽毛集中在36、 37街;珠子和鑽石集中在六大道。還有專賣新型科技材料的商店,材料會在黑暗中發光或者隨溫度變色。除此之外,我也會在網上尋找最合適的材料,福建的帽子底、倫敦的鑲鑽麵紗、聖地亞哥墨西哥老城的舊緞帶、布魯克林的矢車菊色羽毛 ……我自己很喜歡古著飾品和衣服,到處收集舊帽子和古董首飾成為旅行的樂趣之一。從波士頓找來的玫瑰古董胸針,從紐黑文找來的火烈鳥胸針,從康州找來的琺琅麵具,都會在合適的時機成為回聲古董帽的一部分。

新浪女性:做一頂帽子通常需要多久?

何雨:上手開始做幾個小時就能做好。(但)算上染色、等它幹的時間,就得幾天,甚至幾個月。

14476617073477.jpg

“帽子變成連接人和人的紐帶”

新浪女性:我很好奇,一個北大光華畢業的商科碩士,為什麼會做起了畫廊的研究工作?尤其還成了帽子手作人……

何雨:我本科和研究生時在北大,是一個很標準的商科學生,一直走一條別人眼中三觀很正統的道路――拚命地讓自己的成績好一點,去很多跨國公司實習,參加商業案例創業大賽……不停地為自己的簡曆添磚加瓦。一心想去谘詢公司、投資銀行,或者世界五百強。直到大三我保研了,有一點時間,重新開始畫畫,畫自己想畫的東西,從內心生出來表達的欲望。讀研究生以後,我爭取到一個機會去歐洲交換,阿姆斯特丹。本來去商學院交換,但我出去時下定決心要把這半年浪費過去。(其他同學)正常的做法是選一些課,換學分回來。我就選了一門文化研究,大部分時間在歐洲逛博物館,在地攤畫扇子賣,這麼過了半年,非常自由。那時候我開始懷疑自己,第一次感覺到人有不同的活法。

當時在歐洲擺地攤,就是我想跟人有交流。我去一個市場,認識了一個黑人大叔,問他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擺。他說可以,城管來了你就說是我女朋友。大叔很有意思,他是從加納來的,從18歲就開始各地漂流,走過很多國家,會很多語言……擺攤的過程中我還和當地的黑幫認識了一下。這些人讓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生活狀態,覺得我以前在商科的那種視野太局限太狹隘了,那種所謂社會精英的價值觀是非常單薄非常蒼白無力的。

後來,我決定追隨自己的心聲,轉行去做了藝術管理,在佩斯北京工作了一年後來到紐約,在紐約大學讀藝術管理,畢業後在佩斯畫廊紐約總部工作,研究和檔案部門,也會做一些亞洲市場相關的工作。我在紐約大學讀書期間認識了好友楊嘉茜,一起創辦了否畫廊,一個位於紐約的公寓畫廊和創意實驗室。現在我們代理7位base在紐約的藝術家,並在紐約、北京、上海等地為他們策劃展覽。我同時也為很多媒體撰寫藝術評論,藝術新聞。以及製作帽子。

新浪女性:歐洲那半年對你影響非常大?

何雨:我看到了一種自己喜歡的生活狀態。看到了自己的麵具剝下之後的另外一種可能性。

新浪女性:做帽子這件事在你這種喜歡的生活狀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何雨:我從小畫畫,(但)到紐約之後,沒有那麼多想去畫畫的動力,隻是持續在寫東西。畫畫我沒有辦法做到自如的表達。後來開始做帽子,我發現,我又找到那種生命的激情。本能地很想花時間研究,找各種材料,慢慢越做越多……我發現這個才是更加適合我的創作方式。

做帽子是一個創作的過程,也是與自己交流以及與外界交流的方式。時間的流動仿佛改變了,也再聽不到背景環境的嘈雜和喧囂,仿佛進入到另一個世界中。我喜歡根據特殊的場合、節氣、時令設計帽子,賦予每一頂帽子獨特的風格和故事。有時候客人會找我特別定製帽子,自己戴,或者作為禮物贈送給重要的人,因此帽子變成連接人和人的紐帶。我也喜歡用帽子和其他藝術家交換,用自己的作品交換他們的作品。

14476617115152.jpg

1447661713173.jpg

帽子的故事,回憶的載體

新浪女性:一般都什麼時間做帽子?

何雨:什麼時候有時間才做。我在紐約的工作是很忙的,雖然佩斯那份工作室朝九晚五,(但)晚上有些應酬活動,我還要打理自己的否畫廊。但周末如果有時間,我會呆在家裏兩天都做帽子。它變成了一種休息的方式。

新浪女性:手工勞動反倒成了休息?

何雨:完全是休息。我有時間沉澱下來跟自己對話,完全想不到其他的事件,沉浸在這件事裏麵,用盡方法讓它變得很完美,創造一個自己的小世界。而且每個帽子材料都來源於不同的地方,當時找這個材料時遇到的人也會有不同的故事,就變成了自己的一種回憶的載體。

新浪女性:你現在會有意識地把每一頂帽子的每一件原料來源地都記錄下來?

何雨:對。當我看到這個材料的記錄時回想起當時收集它們時遇到的人和事。現在當每一個帽子被收藏,我會大概問下收藏的人為什麼要收藏。每個帽子都寫了一個小故事,當做一個載體。

新浪女性:這種記錄對你自己意味著什麼?

何雨:可能是因為我這麼多年都在漂泊。我是四川人,出生在德陽,讀大學在北京,後來又去歐洲,現在在紐約工作。感覺離家和老朋友越來越遠。而且每次搬家都要扔大量的東西,就會想有什麼東西是可以留下來的。做帽子是一個載體,可以把你一路上遇到的人和故事給記錄下來,同時它也像一個紐帶,連接我和其他人的關係。比如我在北京辦這個展,最好的事情是老朋友和新朋友看到消息會從四麵八方趕來,這是讓我覺得最值得的事情。

新浪女性:這些故事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何雨:很重要。我的寄望很簡單,就是真的有可能有一天我不再做帽子了,因為人生不定,也說不清楚。但是有這些東西,因為它們串起的人和事,也許有一天會重新發現。這是記錄最大的意義。

                                                       (采訪、撰文:張玲玲)

            (版權聲明:原創稿件,如需轉載,請嚴格注明出處――新浪女性)

第52屆金馬獎紅毯第一帥
  • 柯震東
  • 陳奕迅
  • 王大陸
  • 蘇有朋
  • 張震
  • 鄧超
  • 郭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