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微博客戶服務新浪網



明星參與公益不是拍拍照這麼簡單

2018-04-13 更新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明星參與公益不是拍拍照這麼簡單

15238395107662.jpg

楊冪

  楊冪的事件,需要吸取很多教訓。明星願意做慈善自然是值得鼓勵、讚許的,但也同樣需要抱著平等的心態,尊重每一個參與的人,對自己的一言一行認真負責。小事不小,背後折射著為人處世的原則。

  沒有哪家企業、哪個明星,願意被扣上“詐捐”的帽子。要知道,從2010年發生的章子怡“詐捐門”事件,至今是這位已經結婚生子的國際級影星身上揮之不去的陰影。近兩周,國內人氣頗高的女星楊冪又被“詐捐”疑雲籠罩。

  2015年10月21日,楊冪主演電影《我是證人》在成都宣傳。同一時間,此前和她有過合作的李萌,邀請楊冪參加幫助盲人的“白手杖”公益活動。楊冪在現場表示,自己為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的盲人孩子捐獻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機。

  此事不複雜,然而兩年多過去了,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一直沒有收到楊冪捐贈的物資。這個校方很認真,多次詢問捐贈進展,直至媒體報道,捐贈始終沒有真正落實,一時間楊冪涉“詐捐”傳聞,在網絡引發關注。

  此後,楊冪工作室與校方取得聯係,接手捐贈物資落實的後續工作,並發聲明稱“中間人”李萌在捐贈物資沒落實的事件中有主要責任。而被楊冪方指為不作為的中間人,前中國輪椅天使公益協會推廣人李萌近日接受媒體采訪又有另一番說辭。雙方各執一詞,事件愈發模糊。

  明星的言行是對大眾影響最大的群體之一。楊冪公開參與幫助盲人的慈善活動,可以幫助擴大慈善組織和活動的影響,帶動更多社會大眾關注並支持。楊冪不僅參與了活動,還公開表達了捐贈意向,這更有助於獲得傳播。問題就出在,楊冪方並非直接參與捐贈。團隊沒有親自跟進捐贈活動的落實,這就為危機的爆發埋下隱患。

  從目前的情況來推斷,真實操作過程,是中間人希望借助明星的參與,撬動其他方更多的資源。具體哪個環節出了問題目前不得而知,雙方也各執一詞,甚至一開始以為完全處於弱勢的盲童學校,竟也有“逼捐”的嫌疑。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公開表達捐贈意向、拍照合影接受媒體采訪以後就消失有巨大風險。不僅社會輿論會監督借虛假慈善博名的行為,法律對此同樣有規範。《慈善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如果捐贈人通過廣播、電視、報刊、互聯網等媒體公開承諾捐贈的,慈善組織或者其他接受捐贈的人可以要求交付。堅持不交付的,人民法院來保障承諾兌現。

  承諾捐贈的事情,上升到需要法律來保護,來自於詐捐實在是太多。1998年南方抗洪救災慈善晚會上,諸多企業頻頻舉牌,充分曝光。事後,6億元募捐款有一半沒到位;2011年,中國慈善排行榜專業調查團發現,核查過億元的11筆捐贈,有4筆的捐款方和受捐方“消失”。

  因此,楊冪的事件,實則需要吸取很多教訓。楊冪方很可能誤以為,在“全國助盲行動”已經捐贈的200個盲杖可以用於成都特殊學校,因為李萌含糊的說辭很容易致使楊冪方認為“隻需要和盲童學生拍一張合影即可”。

  這個事件可以用“烏龍”來形容。學校、楊冪工作室、李萌三方並沒有進行很好的溝通,可能是“詐捐門”的最主要原因。明星願意做慈善自然是值得鼓勵、讚許的,但也同樣需要抱著平等的心態,對自己的一言一行認真負責。小事不小,背後折射著為人處世的原則。

  □姚瑤(公益人士)

  2015年事件回顧

  (整理自媒體報道、各方聲明)

  10月10日

  “全國助盲行動”捐贈

  楊冪方 捐200根盲杖

  李萌 捐300個,並全數以楊冪名義捐出

  收款人 北京青少年發展基金會(與此次“詐捐門”無關)

  10月21日

  電影《我是證人》成都路演承諾捐贈

  楊冪到底答應了要捐給成都特殊學校什麼?

  媒體影像 楊冪在路演時說道:“可能也捐獻了一些手杖,還有盲人打印機。”(說明楊冪對具體捐獻的物資並不清楚)

  楊冪方 李萌當時表示盲杖隻捐贈一百根即可,但楊冪認捐了200根。李萌再捐300根並全部以楊冪名義捐出,楊冪隻需要上台完成五分鍾的宣傳,絲毫沒有提及50台盲人打字機捐贈的事。(但實際上,工作室曬出的截圖討論的是此前捐給“北京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事)

  李萌 學校方在活動結束後,單方麵向媒體說明楊冪答應捐贈100根盲杖和50台打字機。

  學校方 “李萌說的那些都和事實不符。”“盲杖和打字機都是李萌自己提出來的。”“他們承諾了要捐贈東西,學校方麵也確實應該表示感謝。他們要求我們要寫一份感謝信。李萌要求的。”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第52屆金馬獎紅毯第一帥
  • 柯震東
  • 陳奕迅
  • 王大陸
  • 蘇有朋
  • 張震
  • 鄧超
  • 郭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