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微博客戶服務新浪網



一個人最重要的能力,可能是有能力忘記

2019-04-22 更新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個人最重要的能力,可能是有能力忘記

  (來源:KnowYourself)

  淩晨兩點三十七分,接到朋友的電話,一聽就是喝多了之後的鬼哭狼嚎。“為什麼他不要我啊,我哪裏不好?怎麼辦啊我過不去啊,怎麼辦啊……“

  是再正常不過的失戀反應了。三月的上海雖已入春,淩晨還是霜寒露重,有些陰冷。當我趕到她在的地方,看到她穿著單衣蹲在路邊,抱著手機對一個已經顯示“拒收信息”的微信號瘋狂發消息的時候,還是心疼又難受。

  誰沒有失過戀呢?可在那個當下,每個人也許都曾覺得,再也過不去了吧。可是,在無數個痛哭的深夜之後,或振作,或消沉,也都繼續走下去了。然後有一天突然回頭,發現那個人,還有那段時光,都已經沉進了沙河,回憶起來記憶模糊,不痛不癢了。

  生活中還有很多我們曾以為再也過不去,卻最終安然度過的事情,今天我們一起來聊聊這個話題,希望它們可以像初春的暖陽一樣,治愈一整個冬天的冷冽。

15558939012037.jpg

  “八樓的天台,是高三時我唯一可以透氣的地方。”

  高中的時候,得罪了一個女生,在她的煽動下,被班上所有女孩子孤立。那時候我簡直一頭霧水,不懂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那麼多人都討厭我。

  冷嘲熱諷是日常,還有更多生活上為難我的事情。上體育課的時候,女生做仰臥起坐需要用軟墊,她們就在我坐下去的瞬間把墊子抽掉,我砰的一下就摔倒。晚上洗澡,她們會把熱水閥關掉,讓我突然洗到冰涼的水。諸如此類的事情太多了。

  那時候已經快高三了,學習壓力和人際的壓力一起砸向我,我覺得喘不過氣,覺得每一個人看我的眼神都像刀子一樣滿懷惡意。

  我跟媽媽說想退學或者休學,媽媽反而覺得是我沒有應對問題的能力,讓我遇到問題要麵對而不是逃避,不能被這些事情打倒。我又不敢跟老師說,我怕老師知道了指責她們之後事情隻會變得更嚴重。

  那時候,唯一讓我覺得舒服的地方,是八樓樓頂的天台。走到頂樓,推開角落的一個藍色小門,就好像可以觸達一個沒有人可以傷害到我的世界。就這樣我讀完了高三,進到了大學,得益於新環境的治愈,我很少再想起這件事。

  直到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我同學轉給我一篇那個女孩子最近寫的罵我的文章,我沒有憤怒,意外的還有點開心。能被一個人在心裏惦記這麼多年,一想到我就厭惡和難受,真的是難為她了。

  當你覺得一件事過不去了,時間還是會一天天走下去,你也就總能走下去。有一天你會發現,你連當初痛苦的感受也想不起來了。那時你就擁有了一種更有力量的盔甲。

15558939025853.jpg

  “高考而已,多大點事。”

  不止我這樣想吧,覺得高考就是“一考定終生”。哪怕不是終生,也重要到可以決定人生走向了(當然,現在想起來覺得太傻了)。

  我高考前一晚,緊張到瘋狂拉肚子,直接拉到了第二天,去考試的時候整個人都快虛脫了,然後就不出意外的考砸了,砸到比平時模擬低了四五十分。那是個什麼概念呢,不是覺得未來的方向改變了,而是,未來沒了。

  那年暑假我拒絕了一切聚會,沒辦法去麵對順利升學的同學老師,整日待在房間裏打遊戲,也不和家人說話。那時候唯一還有點希望的事情,就是決定複讀一年,總歸還有機會。但事情沒有最糟隻有更糟,結果一年以後我考的更砸。查到成績的那種心情,就好像被浸入無底的深淵,你連最後一棵稻草都沒有了,一年以來支撐著你麵對各種壓力的支柱,不僅坍塌了,還順勢把你砸得粉碎。

  書還是要讀的,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我以為自己完了,但卻在不知不覺的大學生活裏,慢慢模糊了那次失敗的刺痛。我去的雖然不是什麼一流大學,但豐富的活動和社交很快讓我有了對抗痛苦的武器,大學有各種各樣的資源,可以去實習,可以旁聽不同專業的課,可以參加各種活動比賽。

  後來有個老師告訴我,隻要你願意學習和嚐試,你還可以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不是僅限於某大學這個標簽。我慢慢就意識到,當年覺得灰暗到無法度過的時期,其實放在整個人生中去看,也就微不足道了。你是什麼樣的人不是取決於那次考試,而是你究竟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且是否為一直為此付出努力。

  “最大的不幸和幸運,都降臨在我的頭上。”

  四年級的時候,我被老師性侵了。因為我可能比同齡人發育的早,四年級的時候有比較明顯的性特征了,他就會脫光我的衣服,在我身上摸來摸去,而且這樣的事情,他對其他小朋友也做過。

  但這件事對我造成的影響,在當年我並未有任何察覺,我也不懂它的性質有多麼的惡劣。直到後來,我真正的完成了性啟蒙,我才發現創傷已經永遠留在了我的身體和心裏。

  它的嚴重之處還不僅僅在於性侵本身,而是那時我還經曆著非常不健康的原生家庭傷害,它們一起作用在一個心智發育、自我認同以及世界觀建立都還未健全的孩子身上,以至於成長中我早早就出現了嚴重的抑鬱情緒,有長期的自殘行為和自殺嚐試。並在二十多歲有了性行為以後,才發現自己在

第52屆金馬獎紅毯第一帥
  • 柯震東
  • 陳奕迅
  • 王大陸
  • 蘇有朋
  • 張震
  • 鄧超
  • 郭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