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微博客戶服務新浪網



影響世界影壇的阿涅斯•瓦爾達:隱藏著一顆叛逆心的25歲少女

2019-05-23 更新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影響世界影壇的阿涅斯•瓦爾達:隱藏著一顆叛逆心的25歲少女

  她是攝影師。以攝影起家,拍攝過家庭和婚禮,也做過舞台攝影和新聞攝影。

  她是影響了世界影壇的法國新浪潮教母。在無任何學習和拍攝電影的經驗的情況下,瓦爾達憑借自己的好奇心與天賦開始了自己的電影生涯。

  她是包攬了奧斯卡終身成就獎、戛納電影節金櫚獎、柏林電影節金攝影機獎等多項大獎的重量級導演,以其獨特的女性視角以及率真鬼馬的性格為世人帶來了數不勝數的優秀作品。

  同時,她也是一位留著蘑菇 頭的慈祥老奶奶,無論她在多大年紀,都留有一顆少女心。

  她就是72屆戛納電影節主題海報的致敬者——阿涅斯·瓦爾達  

15586083025459.jpg

戛納電影節海報

1558608303344.jpg

阿涅斯·瓦爾達  

  以獨特的女性視角拍攝多部電影,她是個超酷老奶奶

  阿涅斯·瓦爾達1954年自編自導第一部劇情長片《短角情事》,當時瓦爾達對電影了解得不多,對攝影器材也一知半解,但她對拍片的狂熱和旺盛的創作力,卻從一開始就令人驚豔。處女座《短角情事》的推出,就被視為法國新浪潮的先聲。其對女性刻畫上的傳統風格,影響了以其為首的一代新浪潮導演。

  在接下來的十幾年,她導演了多部女性題材的劇情片。作品通過其獨特的女性視角以及細膩的刻畫手法,真實地反映出女性在社會中的生存現狀。

  在她的電影中,女性角色不僅僅是被凝視的客體,同樣也試圖成為世界的中心。這種富有張力的刻畫女性角色的手法在她的《五至七時的克萊奧》(Cléo de 5 à 7)與《天涯淪落女》(Sans toit ni loi)兩部知名作品中尤為突出。

15586083035764.png

《五至七時的克萊奧》劇照

  在作品《五至七時的克萊奧》中,導演將美麗流行歌手Cléo Victoire等待癌症報告期間瀕臨崩潰的心理狀態刻畫得細致入微。這部影片真實地展現了男權社會下女性身份認同的危機,同時積極探索女性的自我價值以及存在意義。“所有女性隱藏著一顆叛逆的心。”瓦爾達曾對《天涯淪落女》的女主作此評價。 

  在另一部作品《天涯淪落女》表達的內容卻不如之前那樣充滿希望。導演通過人物細節的刻畫以及情節的設計為女性美麗的軀殼下注入鮮活的靈魂,結合演員複雜和精巧的演技將人物的全貌完整地展現在了觀眾麵前。

  由他人口中的細枝末節拚湊出的角色均向人們拋出了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才是女性真實的自我?

  回顧自己的一生,她說自己就是影像的拾荒者,電影是家,她想她一直都住在裏麵。對於影片的狂熱,她是確實是一個超酷的老奶奶了,對於生活也是如此。 

15586083048903.jpg

  比如 60 年如一日的娃娃頭、波點衫,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15586083056694.jpg

  88歲高齡之時,還拍攝了電影《臉龐,村莊》,這部電影倍受好評,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摘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的電影。最終瓦爾達獲得了奧斯卡“終身成就獎”,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女性導演。

  在奧斯卡的午宴上,瓦爾達沒有現身,卻放了一個人型紙板。大家都爭著和紙板奶奶合影。

15586083073124.jpg

15586083083768.jpg

  她又給大家開了個玩笑。

  90歲了,她還是一個好奇寶寶

  瓦爾達很喜歡旅行,她說現在年紀大了,腳步放慢了許多,但對世界還充滿著好奇心。實際上,瓦爾達的創作能量驚人,七八十歲了還在源源不斷創作新片。

  80歲那年,瓦達爾拍了一部自傳片《阿涅斯的海灘》(Les Plages d‘Agnès),作為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她以為這是她導演的最後一部片子了,直到她認識了藝術家JR,她決定再次出發。開始了一段長達15個月的旅行,拍攝了電影《臉龐,村莊》。 

15586083090584.jpg

《臉龐,村莊》

  一個是90歲的小老太太,一個是35歲的帥哥,一老一少,一拍即合,立刻就決定要去一次美妙的旅行,瓦爾達依然保留著自己那份本真的可愛,依然對世界和人們充滿著好奇心。

15586083105348.jpg

15586083119448.jpg

15586083130375.jpg

15586083133975.jpg

15586083143124.jpg

  人一定要保持好奇心。對於搞創作的人來說,要找到創作的樂趣。

  她們開著改造成一個“移動照相館”的小卡車,行駛在鄉間小路上。

15586083150775.gif

15586083162542.gif

  她們去了30多個小村子,都是法國的犄角旮旯,很多村子都被人遺忘了。

15586083178722.gif

  遇到了很多人,工人、郵遞員、農民、流浪漢 …。都是最普通的當地人。

  和他們聊天,交朋友,請人們走進車裏,給他們拍一張照片,再把照片像海報一樣打印出來。一張張人臉貼到房子上,臉龐和臉龐挨在一起。所有人一起合作完成這項工作,好像大家都變成了朋友。 

15586083188505.jpg

15586083191354.jpg

1558608319553.png

  JR推著輪椅帶瓦爾達在盧浮宮“奔跑”、碼頭集裝箱中訴說自己心願的工人妻子們,還有各種身份的“臉龐”用瓦爾達的可愛表現出了他們本身的樣子。

15586083226063.gif

  什麼樣的人便能拍出什麼樣的作品。這是瓦爾達紀錄片中的鏡頭語言,似乎也在向人們展示自己在攝影中的俏皮與靈動。

  有時候,重要的是給記憶一個位置

  “有時候,重要的是給記憶一個位置”是《臉龐,村莊》裏講的第一個小故事,但這句話同樣適用於阿涅斯·瓦爾達的愛情。

  她的摯愛雅克·德米,是法國最有名的電影導演之一。在他去世之後,阿涅斯·瓦爾達拍攝了好幾部跟他有關的電影,講述了和他的回憶。

  但這些電影都不光是悲傷的,還有很多可愛的小幸福在裏頭。

  電影是時間的魔術,但電影人未能被時間赦免。她不知所措,唯一能做的,隻是在丈夫臨死前拍攝他的樣子。她的紀錄片《南特的雅克》回到了雅克·德米的故鄉南特,為他還原了兒時的記憶,同時也將自己深愛之人的音容定格於影像之中。 

15586083250219.jpg

阿涅斯·瓦爾與雅克·德米

  影片在1990年10月17日拍攝結束,10天後,雅克去世了。 

15586083252736.jpg

阿涅斯·瓦爾達與丈夫雅克·德米的最後一張合影

  這是阿涅斯·瓦爾達與丈夫雅克·德米的最後一張合影,拍攝者是他們的女兒羅莎莉。此時雅克·德米已經病得很重,在最後的時光裏,他把自己打扮整齊,與妻子肩並肩站在他們的小院子裏,對著鏡頭露出微笑,這微笑虛弱而真摯,是他留給家人的最後的模樣。

  雅克去世後,她保留了關於雅克的一切,她依然住在那個巴黎達蓋爾街上的小院子裏,她已經在這兒住了60多年,雅克去世後,她從沒扔掉他的任何東西。

  她與中國的不解之緣

  阿涅斯·瓦爾達共兩次到訪中國,1957年,瓦爾達在“中法友協”的邀請下,以攝影師的身份第一次訪問了中國。

15586083258017.jpg

  各處的美景有時候也會讓她停下忙碌的腳步,“景色實在很美”,瓦爾達曾感慨:“一個大國在發展,而我則一邊忙著,一邊夢想著如何帶回收獲的中國影像”。

15586083259324.jpg

阿涅斯·瓦爾達鏡頭裏的中國

  不僅拍攝大量照片,瓦爾達還收集了好幾箱中國的各種玩意兒,在訪華期間,阿涅斯·瓦爾達已經懷有身孕,即將為人母的本能讓她的鏡頭總是在異國的孩子身上流連。她買了一頂老虎帽,想象它戴在自己孩子頭上可愛的模樣。一年後,孩子羅莎莉戴上了那頂老虎帽。 

15586083267238.png

  55年後,83歲的阿涅斯·瓦爾達再次來到了中國,這次是作為藝術家,舉辦她的個展。並帶來了《破碎的肖像》係列攝影作品。雖然已過耄耋之年,但老奶奶依舊活躍藝術圈,讓人們覺得歲月對她似乎格外厚待。

15586083287656.jpg

15586083301781.png

(阿涅斯·瓦爾達《夫婦》 ,2009年)

15586083307715.png

  (阿涅斯·瓦爾達自拍像)

  戛納電影節已接近尾聲,優秀的作品層出不窮,在欣賞優秀作品的同時,也請記得那個仿佛不會老去的“小女孩”阿涅斯·瓦爾達,致敬!(編輯:李佳彥)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第52屆金馬獎紅毯第一帥
  • 柯震東
  • 陳奕迅
  • 王大陸
  • 蘇有朋
  • 張震
  • 鄧超
  • 郭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