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微博客戶服務新浪網



抗憂鬱藥物新曙光!研究:甲型干擾素可望為憂鬱症「打預防針」

2020-06-04 更新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抗憂鬱藥物新曙光!研究:甲型干擾素可望為憂鬱症「打預防針」

干擾素(Interferon)是一種可以提高免疫力並抑制病毒的藥物,臨床上用來

治療某些特定癌症、免疫系統疾病、B 型肝炎及 C 型肝炎。 但是,治療期間也可能出現許多副作用,包括焦慮、憂鬱、食慾不振、體重減輕等。根據國內一項新研究發現:使用過甲型干擾素但治療期間沒有出現憂鬱症狀,也就是對副作用有抵抗力的C型肝炎患者,在往後的人生較不容易受憂鬱症所苦。此項研究如同為憂鬱症「打預防針」!

中國醫藥大學神經及認知科學研究所教授、安南醫院研究副院長暨精神科主治醫師蘇冠賓(左)與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孫慶芳同學。(圖片提供/安南醫院)

研究:對甲型干擾素副作用有抵抗力的病患,不容易罹患憂鬱症

此項研究團隊主要為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孫慶芳同學,她在同校中國醫藥大學神經及認知科學研究所教授、安南醫院研究副院長暨精神科主治醫師蘇冠賓指導之下,與台北國泰醫院精神科主任邱偉哲醫師合作,巧妙地分析台灣健保資料庫中7萬多位C型肝炎病患,結果發現對於甲型干擾素(Interferon-α)療法之精神副作用有抵抗力的病患,在往後追蹤12年的期間更不容易罹患憂鬱症!這項研究隱含為憂鬱症「打預防針」的大膽結論,結果已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大腦,行為和免疫》(Brain, Behavior, and Immunity)。

蘇冠賓教授一方面指導孫慶芳同學做研究、寫論文,更鼓勵她將研究成果投稿到國際會議報告。結果她不但成為全場最年輕的講者,更獲得第九屆身心介面國際研討會最佳壁報獎。蘇教授甚至將她介紹至美國有「南部哈佛」美譽的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加入「憂鬱症發炎理論」世界第一把交椅的Andrew H. Miller的團隊學習(他正是蘇教授博士班指導教授Carmine Pariante的指導教授),接受難得的研究訓練。

孫慶芳同學表示,蘇醫師注重獨立學習,希望學生能獨立思考、碰到困難要想辦法解決,只有在我們真的碰到瓶頸時,他才會點出問題,指引出路。加入實驗室研究感覺氣氛真的很棒,目前也有好幾位大學部的學弟妹也都來加入有趣的研究工作。蘇醫師則是簡單回應:「只要學生有勇氣作夢,我便全力協助學生圓夢」。

中國醫藥大學精神科身心介面研究中心團隊(前排中間為蘇冠賓教授、後排右一為孫慶芳)(圖片提供/安南醫院)

近年醫學界對憂鬱症的看法已經從過去的「單胺氧化酶理論(monoamine hypothesis)」推展到「發炎反應假說(inflammation hypothesis)」。除了腦內神經傳導物質協調失常之外,異常的發炎反應與憂鬱症高度相關。而支持憂鬱症的發炎假說最有力的現象,就是C型肝炎病患接受傳統甲型干擾素(Interferon-α)治療時,有大約30%的病患出現重度憂鬱症,這個臨床現象在身心介面究中心和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的肝病中心團隊的合作之下,已經發表多篇臨床和基礎研究的論文,且在全世界都有類似的報告。

然而,過去從未有人針對干擾素治療期間「沒有」出現憂鬱症的C型肝炎患者進行探討。根據孫同學的研究:使用過甲型干擾素但治療期間沒有出現憂鬱症狀的C型肝炎患者,在往後的人生較不容易受憂鬱症所苦!

甲型干擾素對憂鬱症產生免疫作用機轉 可能跟干擾素調節腦內細胞發炎反應相關

甲型干擾素對憂鬱症產生的免疫作用機轉尚未明確。蘇冠賓醫師指出,這樣的現象可能跟甲型干擾素調節腦內複雜的細胞發炎反應相關。此外,安全劑量下的甲型干擾素也可能會對腦內神經細胞突觸再生、重塑產生正面的影響。國外已經有許多免疫抑制劑、免疫調節劑應用在憂鬱症的研究。

雖然,目前干擾素在精神醫學應用的研究尚在理論階段,但卻是一塊待開發的新大陸,後續若能發展相關動物、臨床試驗,有望打破二十一世紀抗憂鬱藥物發展停滯的現狀。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8/82008

第52屆金馬獎紅毯第一帥
  • 柯震東
  • 陳奕迅
  • 王大陸
  • 蘇有朋
  • 張震
  • 鄧超
  • 郭富城